产品导航   Products
> AG亚游电投 >  新闻资讯
2020:亚洲煤电的惨淡之年
时间:2021-01-28 06:06 作者:admin 点击:

  在过去的一年,南亚和东南亚的煤电扩张计划纷纷被搁置和重新评估。该地区煤电在今年复苏的希望也非常渺茫。

  导致去年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煤电项目被纷纷取消和暂停的一个因素是融资减少。银行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公众压力,要求它们识别和管理与煤电开发相关的气候和生物多样性风险,并通过将资源投入可再生能源来应对气候危机。绿色和平日本分部最近的一份报告估计,未来10年东南亚的可再生能源市场价值可能高达2050亿美元。

  2020年,日本的瑞穗银行、三井住友银行和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宣布收紧煤电投资。韩国的国有金融机构韩国进出口银行(Korea Export-Import Bank)和韩国贸易保险公社(KSURE)都不再涉足煤电;三星公司和国有的韩国电力公司(Korea Electric Power Corporation)承诺不再投资海外煤电。

  日本政府还承诺“原则上”限制对海外煤电厂的投资,今后此类投资将以超超临界技术的采用和东道国的脱碳战略作为考虑条件。韩国国会今年也采取有力行动禁止本国向海外煤电融资,执政的共同进步派议员曾四次提出相关法案。

  在上述这一系列举措发布之前,新加坡三大银行在2019年就宣布结束煤电融资,从而使中资银行逐渐成为亚洲各地煤电项目的“最后贷款人”。根据“全球煤炭公共财政追踪”(the Global Coal Public Finance Tracker)的统计,中国各金融机构融资的在建或运营燃煤电厂总装机为53吉瓦,远远超过了第二大海外煤电融资方日本支持的21吉瓦。

  数据来源:Global coal public finance tracker备注:数据涵盖了2013年以来所有正在开发的项目,包括目前已获得或可能获得公共资金的拟议项目。

  不过,这一势头在中国可能也已露出端倪。12月初,由“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发布并得到生态环境部支持的一份报告详细阐述了中国的决策机构可以如何根据海外项目对当地的污染、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影响,建立“分级分类机制”。该机制将煤电和煤炭开采分级为“红色”项目,这意味着如果决策者采纳该报告的建议,中国主体可能将不得参与此类项目。

  承诺实现碳中和的国家越来越多,这无疑为“一带一路”倡议的“绿色化”带来了新动能。尽管中国新的2060年碳中和目标针对的是国内,但很多人呼吁将这一发展目标扩大到海外投资。

  亚洲能源领域这些令人目不暇接的发展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但一些地方仍坚守着“煤炭为王”的思想。虽然越南、印尼等国的煤电项目被大规模取消,但他们并没有放弃大力建设煤电设施,柬埔寨则在中国资金和建设的支持下宣布了新的煤电项目。与此同时,尽管中国宣布了碳中和目标,但仍在新建燃煤电厂。

  台机组为300MW以上的大型火力发电工程项目(含300MW),第二种为单台机

  组为300MW机组以下 的生物质发电、垃圾焚烧发电,天然气发电,分布式能

  2. 大唐国际佛山热电冷联产项目(大唐国际高明燃气—蒸汽联合循环热电联产项目)

  4. 大唐国际新余二期2×1000MW机组异地扩建工程(2×1000MW)

  22. 华能呼伦贝尔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汇流河发电厂热电联产1×350MW+50MW

  31. 白音华金山坑口电厂二期工程2×600MW空冷超超临界发电机组项目

  2. 大唐国际佛山热电冷联产项目(大唐国际高明燃气—蒸汽联合循环热电联产项目)

  4. 大唐国际新余二期2×1000MW机组异地扩建工程(2×1000MW)

  22. 华能呼伦贝尔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汇流河发电厂热电联产1×350MW+50MW

  31. 白音华金山坑口电厂二期工程2×600MW空冷超超临界发电机组项目

  66. 忻州市北辛窑发电厂(一期)2×1000兆瓦火电项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新闻